【今日欧冠】曼联绝杀大巴黎;波尔图逆转罗马

今天(7日)凌晨,欧冠1/8决赛次回合继续进行。巴黎圣日耳曼坐镇主场遭遇红魔逆转,两年前的悲剧又一次重演;而首轮比赛2比1领先的罗马做客波尔图同样遭遇逆转,最终以3比4的总比分不敌对手遭遇淘汰。应该说,这实在是一个神奇的夜晚……

你有没有试过,看球看得抓耳挠腮,坐卧不宁,厕所不敢去,大气不敢出?你有没有试过,看完哆嗦筛糠,通体虚汗,走一步嫌累,动一下嫌多?你有没有试过,突然冲下楼去,见人就打招呼,买东西不等找零,过马路不看红灯,上下楼连滚带爬?

曼联球迷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即使在弗格森执教的最后几年,这种感觉也多成了记忆。很多和我一辈的曼联球迷,只记得20年前那个夜晚。不可能成了现实。此后曼联冠军越拿越多,但这份与球队同呼吸共命运的纠结、折磨和狂喜,反而越来越少。上年纪了,我啥没见过?

线年一个轮回。当年使命召唤,那个稚气十足的挪威人替补登场,为曼联拿下了欧冠;20年后,还是那个挪威人,稚气未脱,临危受命,将曼联带进欧冠八强。5年来第一次,弗格森退休后,曼联欧冠淘汰赛客场胜出。这是怎样的奇迹和狂喜!多久的欧冠纪录,被曼联颠覆?

欧冠史上,34队试了106次,从未有人扭转首回合主场净负两球或以上的被动局面。索尔斯克亚做到了,他让这份荣誉归了曼联。史上从未有阵容残破如曼联的球队,能在强敌地头3比1胜出。曼联替补阵容里有4名学徒,都是未行冠礼的少年。格林伍德年方17岁又156天,替补登场成为队史欧冠首秀最年轻的球员,算上欧战,则比前辈怀特塞德晚了25天。看着他们欢呼雀跃,92班成才成人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那是多少人的青春!

之前的欧冠淘汰赛,英超球队不曾在巴黎圣日耳曼的地头赢球,切尔西试了3次,2负1平;曼城、阿森纳和利物浦各一,无功而返。曼联做到了,代表英超迫使大巴黎签下贡比涅之盟。金彭贝首回合该领红牌却未受罚还先拔头筹,回到主场,却以12码的方式把这个球还给了曼联。天意难违!索尔斯克亚客场9连胜,天意难违!

拉什福德人生第一次为曼联操刀点球中鹄,红魔以客场进球多晋级。曼联崇尚的活法是进攻!进攻!再进攻!连续21个客场进球,平了队史62年前的纪录。巴斯比爵士泉下有知,必定为后辈捍卫传统感到自豪。卢卡库则以另一个统计刷新着自己的职业生涯纪录——连续3场梅开二度,比利时中锋书写了他在球会级赛事的新篇。

人们都以为这是圣日耳曼顺利晋级的开始,不料布冯扑拉什福德远射脱手,卢卡库补中,这下彻底动摇了大巴黎的信心。布冯极少脱手,脱手便是灾难。天意难违!20年前在诺坎普,曼联换上的10号扳平,20号一锤定音,20年后,曼联换上20号造成对方手球,10号为曼联拿下比赛。谁能事先杜撰这样的剧本?看到索尔斯克亚场边督战还穿着替补的号衣,你更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曼联如果不是怀着客场拼死争胜的决心,不会有这么顽强的表现;不是坚信主帅的指引,残阵必然在王子公园凋零。卢卡库能在开场便捕获对手后场失误,反映了曼联赛前作了针对部署,而索尔斯克亚变阵三后卫,也在赛前被精明的行家窥破:这是迎战南安普敦最后阶段的阵型!麦克托米奈和弗雷德两人居中,成功锁住了对方的中枢马尔基尼奥斯和维拉蒂。麦、弗两人的比赛统计也为他俩的杰出表现做了注脚。

曼联制胜的点球颇具争议。达洛特的远射触金彭贝胳膊肘飞出底线,主裁判已经指向角球,却被视频助理提醒,经回看后判罚12码。踢球的人都不认为那是点球,包括费迪南德。他和直播方的裁判顾问、前英超裁判沃尔顿争论,坚持金彭贝并非故意手球不该挨罚:“我当然一万个乐意那是点球,但那不是点球,不该判。”终于有一次,曼联在欧冠尝到了改判的甜头。

曼联在两回合也并没有占多大优势,大巴黎的实力、水平和档次都是曼联之上。他们第三次倒在16强阶段,缺的是曼联身上破釜沉舟的决心,缺的是英超残酷的对抗氛围,缺的是年轻人亟需自证的强烈欲望。曼联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站在了重返菁英行列的起点。这个奇迹说明:拼搏,进取和信念才是曼联的气质,才是足球的内涵,竞技的真谛。职业足球不花钱不行,但只是花钱,却没有培养集体荣誉感,团结奋战的兄弟情,你永远无法赢得人们的尊重,更无法赢得球迷的热爱。

欧冠1/8决赛,曼联在巴黎王子公园球场上演读秒点杀,写就了另一段欧战传奇。和上一次巴黎在欧冠惨遭大逆转的场景类似,对手(上次是巴萨,这次是曼联)的反败为胜充满争议;但与上次情况不同的是,此番做出决定性裁决的并非场上的裁判员,而是在欧冠赛场刚刚启用不足一个月的视频助理裁判。

问题的答案非常明确,达洛特的射门击中了金彭贝的右手手臂,后者手球的事实存在。

我们都知道,足球竞赛规则中,“手球”并不是犯规,“故意手球”才是。金彭贝的手球行为是否属于故意,需要考量几个因素:1.手向球移动的情况;2.对方和球的距离;3.手臂是否处于自然位置。金彭贝手球时背对来球方向,不存在手臂故意向球移动的可能。但他跳起转身时的手臂离开身体,这一状态下手臂是否属于自然位置,成为了争议的焦点。在业内,这个球的判罚意见产生了两派意见,且比例相当。目前在中超执法的前国际级裁判克拉滕伯格就表示,这个球他不认为是故意手球,但依照欧足联的判罚尺度,此球当判。诚实地说,这个战例,看慢动作镜头次数越多,越觉得像故意手球,尤其是在金彭贝手臂触球一刹那的定格镜头,更是如此。公正地说,这个球通过慢动作回看判罚手球犯规,是符合规则逻辑的。

但我同时要提出第三个问题:这个球,视频助理裁判(VAR)的介入是否合理?

在视频助理裁判介入判罚的整体原则上,是必须出现“明显错误”或“严重失察”时。如果这个球的争议点在于“在罚球区内还是外”,或者“是否越位”等非黑即白的问题,视频助理裁判的介入当然是合理的。但这个战例发生时,主裁判的视野毫无遮挡,且除了射门队员有些下意识的反应之外,其他所有进攻和防守队员都接受裁判做出的角球决定,这个球是否可能构成“明显错误”?视频助理裁判存在的价值,是依照规则指示,在裁判员出现“明显错误或严重失察情况”才启动介入程序,还是围绕四类情况(进球,球点球,直红和纪律处罚识别错误),有丝毫疑问时就去建议裁判发起回看?相比这个手球该不该判犯规而言,这个才是最该被探讨的疑问。

斯科米纳从走到视频回看区到最终做出判罚决定,足足用了55秒的时间,想必裁判员本人也是经过反复考虑后才做出了“改判”的决定。那么他原来的判罚,属于明显错误、重大失误吗?还需要注意的是,视频助理裁判提供给裁判员的现场回看资料,不因只有慢动作,还要有正常速度下的回放。因为一些犯规动作的识别,只通过慢动作播放,是很容易产生误区的——在去年中国足协杯决赛之后,我和克拉滕伯格沟通时,他特别提到了这一点。

追求“公平”是共同目标,但在足球这个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激情的战场,也有很多人希望,决定王者归属的不是科技,不是机器,而是那些在赛场上真正一锤定音的英雄。

两队主帅在比赛开始前都很头痛,波尔图上周末输给本菲卡,失去葡超榜首位置,如果屈居第2,他们将被迫参加欧冠资格赛。罗马则0比3输掉同城德比,迪弗朗切斯科帅位堪忧,而且他们在意甲积分榜上位居第5,进不了前4对俱乐部将意味着巨大的经济损失。

然而,要想在欧冠赛场有所作为,技战术只是一个环节,更重要的是斗志和胜利欲望。这方面罗马难说有多特别,比赛中更多是希望守住首回合的战果,对波尔图后防线冲击并不坚决。

上赛季罗马在欧冠赛场一大亮点是佩罗蒂的左路突破,本场关键时刻又是佩罗蒂的突破建功,第35分钟带球入禁区导致波尔图右后卫米利唐犯规,德罗西操刀命中,1比1。

波尔图频繁威胁罗马禁区,但门将奥尔森表现出色高接抵挡,或许罗马球员多少有些希望他像上赛季的阿利松一样一人当半个球队。然而奥尔森再厉害也不可能封住所有的1对1。下半时开场8分钟,罗马后边卫卡尔斯多普奉送皮球给科罗纳,后者精准传至远门柱,马雷加面对奥尔森推射入网,2比1。

进入加时,佩莱格里尼也因为肌肉原因下场,迪弗朗切斯科不得不用希克将其换下。哲科在第97分钟曾有过一次绝好机会,但他已经越过卡西利亚斯的挑射被佩佩在门线上救出。

罗马发动绝望反攻,随即出现了希克在波尔图禁区内摔倒的场景。罗马球员认为是马雷加从后将其踢倒,主裁判也停下来等待VAR的决定,但VAR不认为是疑似点球,比赛继续进行至终场,罗马出局。

这场失败体现了罗马在2018年夏季转会市场上的失败,球队并未得到任何实质增强。同时也体现了迪弗朗切斯科在能力上的局限,他的罗马无论在意甲赛季中还是在国际赛场上,都有不少小富即安的思维,要想在大场面上继续撑下去,实在勉为其难,罗马出局过程有偶然因素,但总体并不遗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